今天是: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政策快递 - 国家政策

最高法院要求驰名商标认定将不写入判决书主文

—— 驰名商标认定将告别司法诉讼时代

发布时间2008年4月14日  来源:侨乡科技报  阅读556次

    一个并不出名的品牌要想在短时间内成为驰名商标,有什么“捷径”可走?答案是打官司。步骤通常是,个别“权利人”,找一个所谓的“侵权人”假冒或仿效其商标,然后将与自己合谋的“侵权人”告上法庭,诉称被告涉嫌对其商标侵权,要求法院对其商标进行保护,试图通过虚假诉讼达到认定“驰名商标”的目的。
    然而,这样的“美事” ,今后企业应该是碰不到了,面对“司法认驰”被滥用,最高人民法院近期出台新规予以“阻击”: 驰名商标的认定不写入判决书主文,也不以调解书认定驰名商标。这意味着“司法版驰名商标”即将谢幕。

案例回放
“亲亲”赢了官司赚了“驰名”

    因网络域名被人恶意抢注,福建亲亲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福建亲亲)不惜远赴黑龙江打起跨省官司。2005年10月29日,经过法院审理,福建亲亲大获全胜,不仅得到被告的经济补偿,还被法院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轻而易举获得需要经过多道严格评审才可以得到的荣誉。
    据业内人士介绍,亲亲的驰名商标申请之路缘起网络域名遭到抢注。作为福建省著名商标,成立于1985年的福建亲亲在食品行业享有较高的声誉及市场占有率,其商标保护体系相当完整。但出于疏忽,保护体系在网络域名方面出现了漏洞,相关中文域名和英文域名被竞争对手抢先注册,并被用于经营同类的食品。而抢注域名的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亲亲食品经销部郝姓业主,其注册的域名为中文域名“中国亲亲”和英文域名“www.qinqin-cn.com”,经营品种为果冻和膨化食品,与福建亲亲的产品完全一样。
    等福建亲亲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迟了。依据域名注册的相关规定,除了中国驰名商标和中国著名品牌,其它域名注册依据先注册先得的原则。作为福建省著名商标的亲亲系列商标并无权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无奈之下,福建亲亲只能远赴黑龙江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方停止网站的操作及赔偿30万元经济损失。最终,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亲亲”注册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将相关域名交由福建亲亲注册使用,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
    福建亲亲跨省官司不仅讨回了公道,还轻而易举地获得了中国驰名商标的头衔,可谓一举两得。不过,知情人士却爆出内幕,称福建亲亲是小题大做,“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域名,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官司,获得了一般公司难以得到的中国驰名商标。”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国家工商总局的驰名商标评审认定相当严格,不仅每个省份名额有限,而且报送国家工商总局的评审材料多且复杂,需要不菲的花费。“但现在另有途径了,因为中级人民法院就可以认定,而且同样有效,不仅缩短了时间,还节约了大量的费用。”

司法版驰名商标泉州不少
    事实上,亲亲案子仅仅是福建企业主们通过司法诉讼确认自己的商标是“驰名商标”的案件之一。
    早在2004年4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泉州石狮拼牌公司“拼PIN”牌商标为驰名商标。2002年3月,石狮拼牌公司与福建另一家服装厂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该服装厂不得任意改变“拼PIN”牌注册商标的文字、图形或其组合,不得超过许可的商品范围使用或给第三方使用。2002年4月起,拼牌公司认为这家服装厂有违约的行为,于是起诉到法院。
    2004年10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泉州三兴公司“特步”商标为驰名商标。此前,厦门个体户蔡某抢注了“www.特步鞋业.cn”的中文域名。
    2004年12月26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也认定,泉州虎都服饰有限公司拥有的注册商标“虎都hudu”、注册商标“TIGERCAPITAL及图”两个商标为驰名商标。此前,惠安县某服饰制衣厂申请登记英文域名“www.Tigercapital.cn”及中文域名“www.虎都牌.com”,申请网络实名“虎都牌”。
    在经过有效的司法判决之后,上述数家企业的商标就被赋予了“驰名商标”的司法效力,不仅被告不能继续侵权,而且可能是“一劳永逸”,被认定的驰名商标从此受到特别保护。
    在特步、柒牌被司法认定为驰名商标后,泉州企业热情高涨。“司法认定的中国驰名商标远比国家工商总局认定的中国驰名商标要多,而且多出好几倍。”泉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一位分管品牌创建工作的副局长表示,大部分中国驰名商标都是司法认定的,且全国各地都有发生。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7年底,我市共有70多枚中国驰名商标,其中经国家工商总局认定的仅有28个。

专家说法
司法认定驰名商标大洗牌势在必行

    “明显违背了法理、常理,居然还能被判为驰名商标?”泉州市名牌研究会会长林栋梁笑称,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经历一场大洗牌在所难免。
    让林栋梁有感而发的源于这样一起案件:泉州某(安记)公司以身为“驰名商标”为由,对晋江阿一波食品工贸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安记)紫菜商标提出商标异议复审,要求跨类保护,撤销阿一波公司的商标,并称他们的这一驰名商标,已于2005年底由湖南怀化中级人民法院所判定。阿一波公司发现,在泉州某(安记)公司提供的相关证据材料中,一份于2005年12月23日作出的(2005)怀中民三初字第009号《民事判决书》,出现了不少疑点。首先,判决书内容显示,原告某某(安记)公司于2005年11月24日向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法院于2005年12月21日(离原告起诉还不到1个月)公开开庭审理,明显与普通程序的民事审判实践不相符合。因为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由人民法院指定举证期限的,指定的期限不得少于30日”,更令人惊异的是,开庭后不到两天即已下达判决,认定了3件“中国驰名商标”,其“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其次,该判决采信了“先后被中国质量认证中心等单位认定为‘中国名牌产品’等称号”,并据此认定“‘安记及其图形’系列商标”“在全国范围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据了解,中国质量认证中心的认定范围有CCC认证、ISO9000、ISO14000以及OHSMS18000等,没有“中国名牌产品”的认定资质和业务范围。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做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上网准备工作的通知》以及《关于建立驰名商标司法认定备案制度的通知》,知识产权裁判文书应当上网,驰名商标案件应当向最高人民法院备案。但自该案判决至今已有一年多,网络上仍然无法查找到与该判决有关的任何法律文书。
    泉州文创商标事务所黄文质总经理对司法认定驰名商标方式也提出了异议。他认为,中国驰名商标评选非常严格,目的是为了保护商标而不是用作企业宣传。但现在,中国驰名商标已经纯粹变成了宣传的工具。“一个地方的中级人民法院就可以认定中国驰名商标,力度显得太弱了。如果此类官司多了,长此以往,中国驰名商标就有可能满天飞。”
    对此,一法院知情人士表示赞同,“这只能说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还存在漏洞。因为,毕竟会有居心不良的企业通过‘设局’,比如请人去申请相关域名,然后再来打官司以达到目的。”“从目前的情况看,如果最高人民法院不出台更为完善的司法解释,一些造假行为就不会杜绝。”该人士表示无奈。

企业创品牌捷径遭“封”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司法认定与“中国驰名商标”说再见之后,也就意味着一些企业指望通过走捷径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的时代过去了。
    在近期召开的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坚决杜绝滥用驰名商标保护制度的行为。“从现在起,判决书上不得写上‘中国驰名商标’字样,让一些企业走捷径就能获得驰名商标的梦想破灭了。”泉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这位副局长表示,对于在此之前获得法院认定的中国驰名商标的企业而言,此次高等法院关于“驰名商标的认定不写入判决书主文”一说,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其判决书上关于“中国驰名商标”的判决依然有效。

版权所有:泉州市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链接。地址:泉州市滨江商务区泉商环球广场泉商大厦6楼  邮编:362218  
闽ICP备12018051号-1          闽公网安备 35058202000245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